史話》防止紅軍第八團西進──蔣介石與新疆1945(二)

史話》防止紅軍第八團西進──蔣介石與新疆1945(二)

1942年,緬甸,蔣宋美齡、蔣介石與史迪威將軍。(美聯社)

雙 煞 彈射 指法

說起駕駛員衣復恩和貼身女傭蔡媽,先回溯一下五個月前的舊事:

「一九四二年三月,蔣介石夫婦赴緬甸慰問遠征軍。其時日軍飛機在滇西、緬甸一帶活動頻繁。處於安全考慮,蔣介石輕裝簡從,隨行人員不超過十人赴緬慰問勞軍。在緬公畢返航,萬想不到。飛機起飛後不久即遭七架日機追擊。機長衣復恩空軍中校當機立斷下令:『全體穿上降落傘!』其時情勢萬分危急,飛機一會爬高,一會驟降,以擺脫敵機。在崇山峻嶺上低空飛行,若稍有不慎,遽機毀人亡。因宋美齡穿的是旗袍,無法穿降落傘……加上飛機的非常飛行,宋美齡身體已經不支,雙眼緊閉似已昏暈,呈休克狀。蔡媽毫無懼色,在宋耳畔輕輕呼喚。當時蔡媽想:敵機若用機槍掃射,先打死自己,護住夫人。萬一從機上摔下去,抱緊夫人摔死自己。幸好機上人少物少,飛行員技術高超,終於逃脫敵機。」

五個月前,蔣介石夫婦死裡逃生,聞者驚心。此次蔣夫人與夫作別酒泉,獨自西行新疆,航路更長,地域更爲陌生,蔣介石心神不安,宋美齡心無勝算,各僚屬憂心忐忑。畢竟,他們是在與一個鐵幕重重的大國鬥法,與一個首鼠兩端的梟雄玩遊戲。

花兮辞
诱惑树林(境外版)

在美齡的隨行中,可能除了朱紹良等少數人去過新疆外,其他人對地理上的新疆是那麼陌生,對書報上的新疆又是那麼熟悉。畢竟新疆在蘇聯的掌控之下,一直疏離於國民政府,盛世才乃西域梟雄,讓人難以捉摸。機中的沉默,此處無聲勝有聲。

跳跃时间的美少女

北港朝天宫送素食结万缘

美齡號專機已遠離嘉峪關,距迪化愈來愈近。宋美齡想起達令(對蔣的暱稱)送別時的憂鬱表情,下意識地拿出蔣介石寫給盛世才的親筆函:「千里咫尺,未克面晤爲念,今日內子飛新代中慰勞,聊表惓惓之意而已!餘託內子面詳,不盡一一,諸維心照。」

這是美齡此次西行的特別通行證,也是授權書和護身符。

戴资颖爆出选手搭经济舱 绿粉酸:不爽可以自己包机

這廂飛機上衆人緘口不語,新疆政府那廂又如何呢?「當宋美齡來新消息由國民黨正式通知盛世才後,這一關係新疆政局轉變的關鍵事件,使盛世才立即處於彷徨矛盾之中。他一面恐懼來自蘇聯的壓力,一面又害怕蔣介石藉機派遣空軍部隊來新疆搶奪其政權……」用「坐立不安,焦慮萬分」,形容盛世才,大概不算誇張。

吐魯番與迪化相距一百八十千米,自古爲迪化門戶。「宋美齡飛抵迪化的前一天,盛世才就秘密派遣軍校精幹學生二百餘名,乘坐坦克及裝甲車,連夜開赴吐魯番,配合當地駐軍,防止紅軍第八團西進。行前,盛世才指示:『你們都是督辦最親信的幹部,平素訓練你們的目的在於保衛新疆,現在新疆正需要你們,不管當前的局勢如何變化,你們絕對不許動搖彷徨,只有堅決服從和執行督辦的一切命令。』」

重生之妖嬈毒後 寶貝鹿鹿

同時,有蘇聯坦克十五輛,自塔城開往迪化,經過烏蘇時,盛世才即獲得情報,當即電令綏來縣長曲出勤及警察局長,限三個小時內將綏來大橋燒燬,阻止坦克東進,曲志勤接到電話後,感到突然,因爲綏來大橋建成費事年餘,現在竟要在三小時內予以燒燬,此令實在讓人不可思議。曲志勤懷疑盛世才神經錯亂,又懷疑或系電文錯誤,不敢貿然行事。於是急電請示盛世才,盛當即覆電:「迅速執行。」

待曲志勤將汽油、木柴準備停當赴瑪納斯河大橋時,蘇聯坦克已越過大橋,曲志勤才知道事出有因,但悔之已晚,只得立即電告盛世才。盛世才得電後,又命令軍校學生在西大橋至迪化城途中佈置炮兵,並命令:「各坦克不走去哈密的路線而駛向迪化城時,即開炮轟擊。」坦克駛至迪化近郊後,未繼續東進,遂即折返頭屯河鐵工廠。後來曲志勤也因此被盛氏撤職。

美再度对台军售总价约1亿美元 陆媒批:粗暴干涉内政

宋美齡從酒泉起飛之日,盛世才就在迪化做了各項部署。他一面動員全迪化市各機關公教人員及大中小學學生,列隊於自機場至西大樓沿途歡迎外,一面命令軍校學生及其最親信部隊攜帶全副輕重武器,佈於機場四周,防止國民黨空運部隊的突然降臨。

中时社论》浮夸浮滥的国家队 贻笑国际

其實,蔣介石最爲擔心的不是盛世才,而是蘇聯駐紮迪化的驅逐機。蘇聯在新疆握有絕對的空中優勢,一旦發生意外,新疆即爲絕地也。(待續)

Cooler Master 推出酷创联盟


Warning: Trying to access array offset on value of type bool in /www/wwwroot/incomcrm.shop/wp-content/themes/startup/entry-footer.php on line 3
Categories: 新聞新聞 標籤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