臺北近郊藏「這個村」 毒蟲重獲新生故事曝光

臺北近郊藏「這個村」 毒蟲重獲新生故事曝光

位在新北市山上的戒毒村,專收治毒癮、酒癮等學員,正在彈吉他的同工小乖也是毒品更生人之一。(圖/侯世駿攝)

浪子回頭金不換!新北市淡水山上有個「趕路的雁」戒毒村,收治患有毒癮、酒癮等學員,戒毒村的主任和同工大多是「新造人」也就是所謂的更生人,同工小乖(化名,28歲)在15歲染毒,還曾拿西瓜刀作勢砍媽媽,進戒毒村後浪子回頭,和家人關係和解,更成爲染毒學員的心理支持之一,小乖用自己的路引領學員一步步重拾人生,「我們如同雁鳥朝同個方向飛行,大家彼此幫助、相挺,帶着迷途學員重回社會!」

「趕路的雁全人關懷協會」是由一對牧師夫婦於2008年創立,核心工作分別是「成癮物質戒治、毒品防制教育宣導、關懷家長吸毒的兒少生活」3大面向,並以體能、羣我、認知及心靈4個核心課程協助學員戒癮。

去年12月底的清晨,新北淡水山上冬雨綿綿,但戒毒村的覆育中心裡傳來陣陣詩歌唱和,這堂上的是激勵課,一對視障義工老師夫妻遠赴來此分享人生,爲了歡迎老師到來,小乖坐在前面眼神專注的彈着吉他,詩歌和着吉他聲繚繞在戒毒村的4層樓建築內。

小乖今年28歲,來到戒毒村近4年時間,看着他爽朗表情和認真工作態度,很難想像他過去曾是朋友圈裡的小霸王,更在15歲染毒。小乖家庭算小康,小兒麻痹的爸爸開了家水果行,苦心拉拔3個小孩長大,小乖卻因染毒屢屢鬧事,讓兩老相當頭疼,有一次小乖毒癮發作竟拿起西瓜刀作勢要砍媽媽,這舉動傷透爸媽的心,媽媽每日以淚洗面更因此申請家暴令。

「我現在想起來還是對媽媽很抱歉,怎麼會這樣子,幸好媽媽還是沒放棄我,送我到戒毒村。」小乖每每想起仍然過意不去,所幸在戒毒村遇見人生轉折點。原來,戒毒村位在臺北淡水山上,遠離塵囂,不但要被沒收手機和管控金錢,包括晨起灑掃讀經,1個月僅能和家人會面1次,幾乎斷絕一切對外聯繫,小乖心中早訂出一套脫逃計劃「我來第2天就想逃跑,暗自記牢下山路線還有公車時刻。」

第1年裡小乖想逃跑的念頭從未間斷,不過有「前輩」同工的照看,「在這裡有更多人懂我」小乖心態慢慢有了轉變,就這樣一待近4年,小乖在第2年成了戒毒村同工,第3年成爲正式同工和「自勵宿舍」舍監,執行戒毒村日常庶務,每天對戒毒、戒酒學員們「看頭看尾」,從檢查房間到聊天做心理支持,一刻未歇,小乖笑着解釋「我們『趕路的雁』協會,亦即雁鳥成羣朝同個方向飛翔,在這裡學員和同工如同雁羣相依相挺,以此支持每位「新造人」重返社會。」

林右昌抛「北海市」并新北7区 他批:再次见识政客的丑陋嘴脸

小乖15歲染毒甚至還拿刀作勢砍媽媽,他在戒毒村找到人生新契機,改變自己後重建家庭關係。(圖/侯世駿攝)

除了將自己奉獻給戒毒村,小乖最自豪的是到全臺各國中小和高中進行反毒宣導,目前已經巡迴100多場,他拿着麥克風站上舞臺講述自己懵懂的過往,分享給年輕學子作爲借鏡,是回首過去的挑戰,也因爲前往各地深入偏鄉,看見不一樣的生活,交織成正向力量,還成爲其他學員的領頭羊「很謝謝協會跟大家,選擇當同工是我覺得自己做最對的事情!」

戒毒村入住以一年爲期,但如果中間被發現吸毒等不當情事,就得離開,有的人僅待1、2個月,但是經過1年戒毒生活,未來能成功銜接社會,被接納回到家中,就是挑戰。

廢材小姐太妖孽 小說

跟小乖一樣同是「新造人」、戒毒村覆育中心主任蘇哲民曾誤入歧途吸食安非他命,進入戒毒村後因爲信仰改造,投身引路人的工作。他說,協會看見更生人的困境,這2年啓動「復歸計劃」,在戒毒村和迴歸社會中間設置「自勵宿舍」,「學員回到正常生活必須受到的適應力和衝擊力很重要,也是真正能「離毒」關鍵,目前已經有位廚師成功回到正常生活半年,讓我們很欣慰」。

关指部士兵站哨遭纠正服仪 他暴怒扯长官衣领下场出炉

身兼戒毒村正職同工,小乖說自己最驕傲的是能成爲巡迴戒毒講座的一員,用自己親身染毒例子當孩子們的借鏡。(圖/當事人提供)

更多 CTWANT 報導


Warning: Trying to access array offset on value of type bool in /www/wwwroot/incomcrm.shop/wp-content/themes/startup/entry-footer.php on line 3
Categories: 社会新聞 標籤: